john790515
论坛版主
论坛版主
  • UID35
  • 注册日期2005-10-25
  • 最后登录2017-11-15
  • 粉丝161
  • 关注22
  • 发帖数95407
  • 个人主页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?a=john790515
  • 来自
  • 生日1979-5-15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忠实会员
阅读:256回复:6

[【小说连载】]我是技安,今天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礼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6-12-05 23:58

图片:1.png



图片:1.jpg



「請問你的名字是?」穿著全黑套裝長裙的女生有禮地問。
「我叫技安…是大雄的朋友。」我聳聳肩膀,整理有點窄的西裝說。
「好,請進。」

我叫技安,今年已經三十歲了。今日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。

「大雄先生遇上交通意外死了。」三日前,我接到一通電話告知大雄的死訊。是警察吧?!對方沒有報上名來,是把陌生的聲線。

多啦A夢怎麼不救他?我正想詢問時,對方就掛斷電話了。直至剛才踏進靈堂,看見大雄的黑白照片時,我才相信這不是惡作劇。

場內的人比我想像中多,在禮儀師的引導下,各人依親疏次序上前給大雄焚香。儀式完畢後,我四處張望尋找熟悉的臉孔。

第一個找到的,是阿福。
雖然我不懂牌子,但相比我那套從父親借來的舊西裝,阿福身上穿著的西裝剪裁比我漂亮得多,不難看出是名牌貨。

「好久不見了,阿福。」我。
「想起來也有二十年了~」阿福。

看見阿福,我慣性地想掄起拳頭,搥打他的頭,但意識到這是很不禮貌的事,所以制止了想法。加上多年沒見的阿福,就像身處在不同空間的生物般陌生。

小學畢業後,我跟阿福就沒有再見面了。
多年來我一直在母親的雜貨店工作,阿福一次也沒有出現過。我並沒有怪責他,因為長大後我理解到,這社會是以金錢的多寡來分辨階級的。

我跟阿福,從一開始就處於不同的階級上。
以前從他手上搶來的漫畫,弄壞的模型和遊戲機…
只不過是他零用錢的一小部分。對現在的他來說,更不值一談。

說起來,以前總是黏在一起的伴侶中,只有大雄一個經常來雜貨店探我。跟我分享他工作面試的慘況,儘管我每次都取笑他。有時,大雄會在便利店買個飯盒再來找我。

「面試又失敗了?」看著他落漠的身影,我問。
「嗯…慘不忍睹。」大雄。
「你真沒用!」我嘲笑他。

有一次,我趁他上廁所時把他的飯盒扒光。那次之後,大雄總會買兩個飯盒,我在雜貨店拿兩支波子汽水。

接著,我們會在以前常常玩耍的空地,坐在那幾條橫放的大水管上享用晚餐。

以前我視大雄為欺負對象,以弄哭他為樂。長大後,我也常常嘲笑他。
如今大雄死了,我才發現自己根本沒什麼了不起。

阿福與我聊了好一陣子,他是個口甜舌滑的傢伙,口裡盡說些好話,但他看著我的眼神…
是那種有錢階級面對窮人時的鄙夷眼神。

「喔!對了~跟你介紹我的妻子,你們也好久沒見面了。」阿福突然將我拉扯到一旁。

眼前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,她正與小學同學出木杉聊得興起,她看見我跟阿福走近而止住了對話。

「靜兒?!」我難以置信地看著阿福:「你、你的妻子?」

「嘿嘿嘿。」阿福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,靜兒也尷尬的笑著。

靜兒是個可怕的女人,在小學期間,我是學校的「小霸王」。靜兒曾暗中要我幫助她擺平幾個找她麻煩的女同學,報酬是當我一星期的女朋友。後來,她又看上了出木杉讀書方面的才能,搭上他的作用是幫她考試作弊。

至於報酬是什麼呢?我就不得而知了。

本來靜兒對大雄有點意思,所以不管大雄怎樣熱烈追求,她也沒有正面拒絕。畢竟他擁有幾乎萬能的多啦A夢,但在某次跟大伙兒到未來世界冒險之後,她似乎想通了…

在未來世界,多啦A夢只是一隻隨處可見的機械僕人,每個家庭都能擁有一個。但唯獨擁有金錢,才能買到其他人不能擁有的東西,不管在古代、現代或者未來,這是不變的法則。

在虛榮心驅使之下,她選擇了阿福。

「對了,多啦A夢呢?」靜兒問。
「我也一直找不著他。」我四處張望。

此時,阿福看看錶:「別管這些了,我們還要趕飛機去美國,那邊有很重要的會議。」說畢,他就牽著靜兒離開了,門外有一輛高貴的房車正等著他。

根據傳統,遺體會在即日火化,我一直待到所有儀式結束,大雄的家人邀請我到他的家作客。

「我…可以進大雄的房間嗎?」到達大雄家後,我提出這樣的要求。
「當然可以。」

我走進大雄的房間,還是沒看見多啦A夢的蹤影。房間的裝潢一點也沒變,只是牆上掛著一套皺巴巴的西裝,桌上多了幾本類似求職指南的書,僅此而已。

我打開書桌的抽屜,裡面有擱置著的時光機,還有歪歪曲曲的時光隧道。
「說不定能救回大雄」因為腦海蹦出這個想法,回過神來我已跳上時光機,時光機上的螢幕顯示,上一次使用是在三天前,也就是大雄出意外的那天,使用者:野比大雄…

難道大雄沒死?只是坐時光機去了其他地方?
我深呼吸一口氣,按下『返回上一次目的地』的按鈕,時光機瞬間運作起來,四周景色以高速往後退,最後一切被白光淹沒。
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16;u=35][size=3][color=green]直接进入医学常识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46;u=35][size=3][color=blue]直接进入篮球特区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55;u=35][size=3][color=chocolate]直接进入宗教信仰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
john790515
论坛版主
论坛版主
  • UID35
  • 注册日期2005-10-25
  • 最后登录2017-11-15
  • 粉丝161
  • 关注22
  • 发帖数95407
  • 个人主页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?a=john790515
  • 来自
  • 生日1979-5-15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忠实会员
1楼#
发布于:2016-12-05 23:59
很久沒坐上這狹小的時光機了,有幾次跟大伙兒冒險我還差點被拋出去。
如今,時光機變得空蕩蕩,只剩我一個。
 
人長大後,就會變得害怕看到未來,怕現在付出的努力徒勞無功。
又因為大家都在「現在」中拚命,忘卻了「過去」重要的人和事。
 
某次,我在雜貨店裡工作,大雄邀請我一起坐時光機,但被我拒絕了。
 
「不如去三十年後的未來世界看看吧?」他把吃完的飯盒置在一旁。
「不要…」單是想到三十年後的自己,還窩在雜貨店內就令人感到沮喪。
 
「那不如回到過去吧?」
「回去幹嗎?」
「我想回去看看,我們四個好朋友,變得像陌生人一樣的原因。」
「蠢材。」我。
 
淹沒一切的白光逐漸暗淡下來,恢復原來的時光隧道…
我跳進時光隧道的出口,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狹小的空間。
 
不難猜想,這裡是空地上的大水管內。每次大雄被欺負都會躲進這裡抽泣,還會把零分的考試卷藏在這裡。
 
正當我想爬出去時,發現內壁有人用石塊刻上歪歪斜斜的字。
 
『我忘記帶紙和筆了…』單看第一句確定是大雄的手筆了。
 
『時間無多,我必須長話短說,來看這個訊息的是技安吧?我早就料到了,因為所有人中,只有你一個沒有變。
 
由始至終,你還是最疼惜你的妹妹,因為孝順父母,你甘願承繼雜貨店,畢業後解散了棒球隊,也放棄了甲子園的夢想。雖然你總是欺負我,但每次被外來人欺負,你總是卷起手袖幫我出頭。
 
打電話給你的不是警察,我用了變聲的法寶…
因為我很想親自告知你們這個消息。
 
感謝你來參加我的葬禮,你是想來救我,才坐上時光機的吧?但是多啦A夢說過,改變歷史會觸犯未來世界的法律。所以我的死是無法改變的事實。我把多啦A夢關掉,藏在某個安全的地方了,不然他一定會不顧一切救我。
 
你一定很好奇,為何我會知道自己的死期。
我有一個重要的工作面試,所以我偷偷拿了多啦A夢的法寶,一個可以看到「一日後的自己」的眼鏡。
 
就算知道自己會失敗,沮喪總比整晚憂心忡忡好…
我戴著它出門,看著面前出現縮起肩膀,呼吸急促的自己,穿起西裝趕到面試場地,實在有點可笑。 
 
而然,就在趕過去的途中,我遇上車禍了,知道自己隔天就會死,心情竟意想不到的平靜。
 
至少,我比其他人回想人生的時間更長嘛,哈哈。
 
記得有一次在學校的操場上,我們都聽到有小鳥的叫聲。但怎樣也找不著聲音的來源。
 
過了好一陣子,小鳥的叫還聲在持續,但已經沒有人理會了。當時我想到的是,若我在向人求救,但旁人完全不給予理會,一定會很難過。
 
於是,我半夜跑回學校去救小鳥。人們總是這樣,尋求協助的聲音時時刻刻都在身邊響起,但習慣了,覺得與自己無關就不去理會。
 
我在操場旁的樹上找到受傷的小鳥,不過我用盡方法也沒法爬上去,一直到天亮同學們陸續回到學校。我偷偷找了靜兒來幫忙,她是個爬樹好手,只是女兒身的關係一直沒有展露出來。
 
不過她爬到一半,你跟阿福出現了,還笑我想偷看她的內褲才叫她爬樹,害她惱了我很久。
 
回想起來,那段日子真的很快樂。
所以,我想在臨死前幫助你們每一個人。
 
即使現實不能夠改變,但人的本質可以。就像我的曾曾孫小雄為了令我變得堅強,派多啦A夢來幫助我。由於時間無多,所以想請你協助我一下,請依照我的吩咐去做。
 
到了適當的時候,我會出現在你的面前…大雄字』
 
 
我看了大雄寫的指令,然後從水管中爬出。
「咦?等等!」我突然想到一件事。
 
大雄說現實無法改變,否則會觸犯未來的法律…
若大雄在車禍中喪生是事實,那麼為何會有曾曾孫派多啦A夢來這裡?!
 
派多啦A夢來的人是誰?!
 
正在我呆愣著的時候,因身後傳來的叫囂聲而回過神來。我望過去,幾個小孩子在空地上玩耍,其中一個身材矮小的小孩,被其他人拿著樹枝揮打而瑟縮在地上。
 
我記起剛才大雄的給我的指令。
『幫助阿福』
 
阿福因為父親是集團總裁,要經常到各地工作,阿福亦因此經常轉校,由於經常被欺負,對他造成了很大的陰影。
 
看見眼前抱著頭,被打得躺在地上的阿福,我只好捲起衣袖走過去。
 
「喂!停手!」我大聲一喝,所有小孩都看過來。
「怎麼了大叔?」其中一個小孩擺出臭臉:「關你屁事?」
 
我鼻孔噴了一口氣,展開雙臂咧起嘴巴向小孩們大吼。
如我所料,小孩被我龐大的身軀嚇壞了,紛紛丟下樹枝逃跑。
 
小孩離開後,我扶起阿福,他擦拭眼角的淚水,笑了起來。
「大叔你真厲害,一吼就把他們嚇跑了。」小孩時的阿福已練出一身馬屁的功夫。
 
「你為什麼不還擊?」
「不如大叔你幫我報仇吧?我可以叫爸爸給你錢!」
 
我嘆了口氣:「你知道同學們為什麼討厭你嗎?」
「我長得矮小?」
「不。」
「我是轉校生?」
「不。」
阿福靜了下來。
「世上雖然有很多有錢人,但是…人們通常都討厭錢。」
「怎麼可能?大家都對我爸爸低聲下氣!」
「沒錯,有錢可以買到很多東西。但是…」我說到一半,阿福打斷了我的話。
 
「我知道大叔你想說什麼,你想就健康、幸福、朋友之類吧?!有錢就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療,科學家研究有錢的家庭會比較快樂,有錢人有很多自由時間,認識的朋友自然也比較多,大叔你錯了!」
 
老實說,我恨不得一拳揍在阿福的臉上。
但是隨便打小孩是犯法的,所以我沒這樣做。
 
「你錯了!」我說。「有錢的確可以買到愛情,所以人們才會追求有錢也買不到的愛情。朋友也是一樣,就算你交了很多朋友,你也會希望有一個即使你沒錢,也願意跟你打混的朋友。」
 
阿福皺起眉頭問:「如果我沒錢,會有人願意跟我做朋友嗎?」
「會的,相信我。」
 
我撇下在原地發愕的阿福,跑回時光隧道內。我坐上時光機,跟隨大雄的指令到達下一個地方。
 
靜兒的浴室…
幸好浴室空無一人,沒人發現我。從放在洗衣籃的衣物來看,我來到靜兒的孩童時代吧。
 
我看見門上有人用化妝品寫了一堆歪斜的字,我快速掃視了一遍。
『我還沒找到紙和筆…』
 
最後,視線停留在最底的字上…
 
『如有必要,揍靜兒的家人一頓!』
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16;u=35][size=3][color=green]直接进入医学常识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46;u=35][size=3][color=blue]直接进入篮球特区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55;u=35][size=3][color=chocolate]直接进入宗教信仰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
john790515
论坛版主
论坛版主
  • UID35
  • 注册日期2005-10-25
  • 最后登录2017-11-15
  • 粉丝161
  • 关注22
  • 发帖数95407
  • 个人主页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?a=john790515
  • 来自
  • 生日1979-5-15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忠实会员
2楼#
发布于:2016-12-06 00:00
我先把浴室的門鎖好,免得有人突然闖進來,不管怎樣辯解,也鐵定會被誤認是偷窺狂吧。
 
我看著門後大雄留下的訊息,這次的字比之前的更加難看。
大雄啊大雄~多啦A夢不是有錄音之類的法寶嗎?我嘆了口氣,瞇起眼凝望著…
 
『接下來的事非你不可,因為我沒有這個膽量…
 
記得嗎?有一年,我們學校有一個鄰班的同學因為受不住讀書壓力而自殺了。那個時候,幾乎每天都有記者在學校門守候,拉同學們到一旁採訪。
 
你認為這是一夜成名的機會,所以帶著咪高峰和音響,在鏡頭面前唱『技安之歌』,結果咪高峰被老師沒收,但成功地把記者趕走了。』
 
 
「你這個大雄…」門後的字突然抖了起來,他一定是回想起以前的事在取笑我吧?!
 
 
『最後,學校受不住媒體的壓力而減少功課和取消學期測驗,所有同學都興高歡烈地歡呼。雖然我能避免因考零分受到責備,但是…有同學承受不了壓力而自殺,我們竟然為這件事而喝采,這樣真的好嗎?
 
那同學一定是找不到傾訴對象,覺得無法改變現狀才放棄自己性命的。
而社會因為有學生自殺,大家才關注小孩太大壓力的問題…為什麼要這樣呢?
 
靜兒長大後,不單與我們的關係疏遠了,聊天時也只剩下與金錢有關的話題,最近認識了哪家公司老闆兒子,有人邀請她當明星,會賺很多錢等等…
 
大家往往只會看事情的結果,成功與失敗,而忽略了努力的過程。 
結果…就變成因害怕失敗而什麼都做不成。
 
我曾熱烈追求過她,但有一次她跟我說:「不要再接近我了,我不想被誤會跟什麼人在一起…」然後就坐上一部名貴跑車離去了。
 
我不能改變世界的運作方式。
但希望能改變人們的心態…
 
我想你幫幫靜兒,
如有必要,揍靜兒的家人一頓!』
 
我深呼吸一口氣,在腦海中擬定戰略。
幫靜兒!跑回浴室!跳進時光隧道!逃跑!
 
本來我是打算一股作氣大吼著衝出去的,但當我打開門衝出去時,立即被眼前的光景嚇到了。
 
靜兒腰板直挺挺的坐在鋼琴前,她母親表情嚴厲,手上拿著一根長長的棒子。靜兒專注地彈著鋼琴,突然,母親舉起棒子揮打在靜兒正在彈琴的手指上。她立刻痛得大叫,摸著被打的手哭起來。
 
「不准哭!繼續!」母親嚴厲斥責。
 
靜兒擦掉臉上的眼淚,不斷顫抖的雙手再次放在琴鍵上,手指被打得腫紅起來,根本無法準確地彈出正確的音調。
 
「妳一定要變得比其他人優秀!才能成為有錢人的妻子!知道嗎?!不准哭!」母親把靜兒當成死物般瘋狂揮打。
 
我見狀立即衝出去制止,靜兒的母親看見一個陌生人突然出現在家裡感覺訝異。
 
「你是誰?」靜兒母親。
「靜兒的同學!」
「什麼?!」
 
我因為太急切脫口而出,才記起自己是三十歲的大叔,而靜兒只是個十歲不到的小孩…
 
「你是靜兒的老師吧…?你知道擅闖民居我可以報警的。」母親從頭到腳掃視我一遍後皺著眉,捂住鼻子。
 
「我知道!但妳為什麼要打她!」我用盡全身的氣力大吼。
「你懂什麼啊?女人的生存意義,就是找個有錢的丈夫,接下來的生活就無憂了。」
 
「女人也可以靠自己生活吧?!」
「哈?你是學校的老師,該知道有個學生叫技安吧?!他的母親就是因為守著雜貨店,丈夫才會跟她離婚,她註定要窮一輩子了…」
 
「……」
「怎樣?沒話說了吧?!」
「……」
「我跟你說,女人的身體就是武器,所以我才不斷再婚,尋找更值得投資的男人。」
「……」
 
原來靜兒的母親一直給她灌輸這種思想,難怪靜兒會變成這樣。所以她明明自己喜歡也不敢拉小提琴、不敢爬樹、不敢打電動、不敢參加運動會…
 
「你幹嗎一直低著頭?!說起來,你的樣子有點像…」靜兒母親把臉湊前來。
 
「不准妳說我母親的壞話啊!」我把體內的怒火集中在拳頭上,一拳砸在她的臉上。
 
她整個人被揍飛出去,撞破玻璃茶几跌坐在地上。
「啊啊啊啊!我的臉!」她大駭摸著自己腫起一大塊的臉。
 
「不要再練這種東西了!」我走向靜兒的鋼琴,像大猩猩般舉起雙拳重重砸下,鋼琴發出快要報銷的重低音調,靜兒嚇得躲在鋼琴椅子下。
 
「我就算是凸肚臍,就算一直窩在雜貨店,也能自豪地活下去啊!因為…」我走到靜兒母親面前。
 
「那都是母親留給我的!」
 
我蹲在地上,望著靜兒:「過妳喜歡的生活吧,不過…若然妳還是比較喜歡錢的話,我就沒話說了…」
 
說畢,我便走回浴室,跳進時光隧道離開靜兒的家。冷靜過後,我才意識到自己剛才闖禍了。
 
我大口喘著氣,設定時光機的到下一個目的地。
 
 
這次,當我跳出時光隧道時,心裡祈求這次大雄不要給我太刁鑽的任務。
怒吼嚇跑一群屁小孩,毆打別人母親還破壞別人的家…
我實在不太適合幫助人呢。
 
這次的目的地是在室外,當我環視四周才察覺自己位於高處。站立點也凹凸不平,我害怕得馬上坐下來,穩定身子後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間房子的屋頂…
 
大雄家的屋頂…
「嗨,技安,你果然來了。」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,我回頭一看。
是大雄,他懶懶地坐在屋頂上。
 
「大雄!你…」我正想把腦裡的疑問拋出來,卻被大雄打斷了。
 
「等我一下。」大雄頭頂戴著竹青蜒一躍,輕輕降落在他家的玄門前。
 
他的母親剛好買菜回家,看見突然出現的大雄嚇了一跳。
 
大雄上前緊緊抱著她,淡淡然說:「母親,對不起。」
大雄母親感到疑惑。
 
儘管三十歲的大雄像孩子般擁著她,她還是輕輕一笑:「傻瓜。」然後摸著大雄的頭。
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16;u=35][size=3][color=green]直接进入医学常识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46;u=35][size=3][color=blue]直接进入篮球特区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55;u=35][size=3][color=chocolate]直接进入宗教信仰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
john790515
论坛版主
论坛版主
  • UID35
  • 注册日期2005-10-25
  • 最后登录2017-11-15
  • 粉丝161
  • 关注22
  • 发帖数95407
  • 个人主页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?a=john790515
  • 来自
  • 生日1979-5-15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忠实会员
3楼#
发布于:2016-12-06 00:01
我坐在屋頂上看著,大雄跟他母親兩人都抱得很用力,彼此都沒有鬆開手的意思,時間彷彿凝固了般,大雄母親好像知道那是最後一次擁抱,一直摸著他的頭。
 
大雄不可能會告訴他母親事實的真相…
或許作為一個母親,每次都很珍惜跟兒子相處的時間吧。
 
接著,大雄跟母親說了一番話,我在屋頂上聽不清對話內容。大雄說完之後,他母親點了點頭,然後搭著大雄肩膀走進屋內。
 
半晌,窗戶傳來「咔勒」敝開的聲響。
大雄的身影冒出,降落在我身旁坐了下來,他換了一套整齊西裝。那是去工作面試的西裝。
  
我腦海有無數疑問,卻久久無法開口。我跟大雄並肩坐在屋頂上,不知過了多久,他打破了沉默。
 
「謝謝你。」大雄。
「呃?」我未能意會他的意思。
「你出現在這裡,也就是說我交托的事你都辦妥了。」
「我真的揍了靜兒的母親一頓…」我長嘆一口氣。
「哈,我就知道~」
 
大雄雙手包著膝蓋,把頭裁了進去。
「對不起呢。」他頓了頓:「多啦A夢從未來世界來到我家時,他告訴我你的妹妹會是我未來的妻子。我竟為了這件事而哭了一整天,但其實她很善良,畫的少女漫畫也很棒,將來一定會是個好妻子。」
 
「別說這些了,我有事件想要問你…」
 
大雄再次打斷我的話:「我們一起笑過,也一起哭過。當時的我,從沒想過要成為有錢人或者成功人士,也沒想過為了將來要失去什麼,因為我覺得…」
 
大雄哽咽:「我們不是為了達到任何目的而在一起,而是單純想在一起才四處冒險。」
 
「大雄…」
「根據現實,天亮之後我就要去死了。」
「等一下…」
「我要被大貨車撞死呢,應該會痛到慘叫吧。」
「喂喂!」
「技安,我…」
 
大雄抬起頭看著我,淚流滿面:「我好害怕啊!」
 
「……」大雄啊,你果然不是逞強的材料。他哭慘了的臉,彷彿跟以前常哭哭啼啼的他重疊在一起。
 
我用力地擁著他,感覺到他的身體不斷顫抖,星空因不斷湧出的淚水而扭曲,我們都沒有說話,只是坐著不停擦眼淚。
 
不知不覺間,天亮了…
 
原來,一旦知道什麼時候是終結,就算給多少時間也會覺得不夠。
人總是在倒數的時間中才會學懂珍惜。
 
「技安,我可以請求你最後一件事嗎?」晨光照亮了大雄的臉。
我點點頭。
 
「再唱一次『技安之歌』吧。」
 
我深呼吸一口氣,站起來伸展筋骨。空氣還有點冷,被溫暖的陽光包裹著身體很舒服,我決定要放盡喉嚨把歌唱完。
 
「我是胖虎,我是孩子王,天下無敵的~男子漢喲 !大雄、小夫都不夠看!打架、運動樣樣行,唱歌也很棒,有事就找我吧!」
 
以前我會用拳頭威脅所有人來聽我唱歌。
如今聽眾只剩下大雄一個。
其他人呢?已不是用拳頭就能威脅來了…
 
當我把歌唱完後,才察覺到大雄手上拿著手提電話,還安裝了多啦A寶的變聲法寶。
 
「你是誰?!竟敢對我惡作劇?!」電話裡傳出吼叫聲…
 
那是我的聲音…
記得大雄出車禍那天,我的確收到一個惡作劇電話…
 
「技安,我們走吧~」大雄把電話收起來,敲一敲頭頂上的竹青蜓啟動它。
 
飛到半空,大雄把一個竹青蜓丟給我,我慌忙戴上緊隨著他。大雄在大廈中穿越,飛行速度很快,感覺像為了逃避我的疑問。
 
轉眼間,我們來到商業區,這裡的人熙來攘往,馬路塞滿行駛中的車輛,大雄回頭望向我。
 
大雄:「再見了,技安。謝謝我們的相遇。」
說畢,大雄掏出一把手槍向我發射,他的射擊技術一向很好,形狀古怪的子彈不偏不倚射中我的胸口。
 
這是多啦A寶的法寶,被擊中後我的身體霍然澎漲得像個氣球一樣,還不受控地不斷向上升,連竹青蜓也阻止不了。大雄這樣做是不想我飛過去救他吧?!
 
大雄向我揮揮手道別後降落在馬路旁,他一邊看著手錶,一邊拿出電話,應該是向我們各人「宣告」他在交通意外中喪身,也就是我當日接到疑似警察的電話。
 
「大雄!大雄!」我想引起途人注意將大雄救走,但一聲巨響把我的聲音遮蓋住。
 
『碰!』儘管我離地面很遠,但撞擊聲音依然令人毛骨悚然。
 
大雄被一輛從彎角轉出來的貨車撞倒,大雄當時站在行人路,但貨車車身晃了幾下,大概是失控所以撞上行人路。
 
車禍中只有大雄一個被撞倒,他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,途人們發出了驚呼聲。
 
我愈飄愈高,幾乎看不清地面的景象…
「技安~」突然,身後有人拉扯著我的衣角。
 
我回頭一看,是多啦A夢。
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16;u=35][size=3][color=green]直接进入医学常识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46;u=35][size=3][color=blue]直接进入篮球特区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55;u=35][size=3][color=chocolate]直接进入宗教信仰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
john790515
论坛版主
论坛版主
  • UID35
  • 注册日期2005-10-25
  • 最后登录2017-11-15
  • 粉丝161
  • 关注22
  • 发帖数95407
  • 个人主页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?a=john790515
  • 来自
  • 生日1979-5-15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忠实会员
4楼#
发布于:2016-12-08 20:09
「多啦A夢!」我大叫。
「等我一下。」多啦A夢取出一根繩索綁住我的腳,以免我到處飄浮。
 
他再從百寶袋掏出一根針刺向我的腰間,也許是法寶的關係,被刺到也完全感覺不到痛。針扎進我的體內,針另一端不斷有氣體噴出,發出微弱的「吱吱」聲。
 
「你很快就會恢復原狀了,現在先這樣吧。」多啦A夢拿著繩索。
「你一定要救救大雄!」
「可是…」多啦A夢欲言又止。
「可是什麼?!」我焦急得抓住他的頭使勁搖晃。
 
「你先冷靜,大雄把我體內的電池拔掉,幸好系統自動啟動了後備電池,我只得十分鐘的時間…」
「那你還在等什麼啊!!」我在多啦A夢耳邊咆哮。
 
「只需要坐時光機回去就可以救大雄了,我也不會在乎什麼未來世界的法律。」多啦A夢。
 
「大雄有救,太好了、太好了…」聽到多啦A夢這番說話,我稍微冷靜下來。
 
「但我想查清楚一件事,昨天大雄拿著我的預知未來眼鏡出門,回來後問了我一個奇怪的問題…」
「什麼問題?」
 
「他問我如果強行改變現實,除了會被未來警察拘捕之外,還有什麼後果…」多啦A夢像在回想當時的情景:「我告訴他,未來世界設立相關法例,除了避免現實被更改而引發災害,真正目的是要保護我們。」
 
「保護?我不明白你的意思…」
 
我理解若人們能夠隨意用時光機,大家一定會為了一己私慾令世界大亂。
 
人類自稱萬物之靈,科技發展一日千里。
科技的確令人類生活變好,卻沒有令世界變得更好…
 
所以,我不明白「禁止改變現實」是為了保護我們的意思。
 
「若然企圖改變現實,就會付出同等代價…」多啦A夢幽幽地說。
 
「代價?」我望向大雄被貨車撞到的位置,途人以躺在血泊為中心圍成一圈,宛如看動物表演一樣瘋狂拍照及議論紛紛,貨車司機正一臉擔憂地檢查自己的車子有沒有損毀。
 
最後,我把焦點停在大貨車上。
 
「多啦A夢!那輛貨車!是平日送貨到我家雜貨店的!還有,大雄出車禍前,我、我、我收到一個惡作劇電話,是我打給自己的,大雄替我錄音,技安之歌…變聲了!」我焦急得口齒不清,雙手不停揮舞。
 
多啦A夢又掏出一件法寶,是個手提式投影機。
 
「這個法寶可以看到投射物件的重播片段,我們追蹤這輛貨車吧!」說畢,多啦A夢把一個特製眼罩給我,他自己也一樣戴上眼罩。
 
多啦A夢將投影機照向貨車,按下『回放』鍵,貨車後方突然冒出一個半透明的影像。
 
貨車先在拐彎時失控地大幅晃了幾下,然後竄進彎道。
 
「只剩五分鐘後備電池就用完了,快追上去吧!」多啦A夢牽著仍是氣球狀的我。
 
貨車一直倒後行駛,多啦A夢飛近,看見司機竟然彎下腰,伸手向副駕駛座底下不知在尋找著什麼。是因為這樣導致意外發生吧?!
 
影像回放…
 
司機正常地坐回去,我探頭看進去,那裡有一部正在響鬧的手提電話。原來他是為了拾回電話才彎下身子。
 
影像繼續回放…
 
電話像被磁力吸引般飛彈回司機的手上。然後,司機歪著脖子夾著電話,表情疚歉地一直點頭。
 
「可以聽到他說什麼嗎?」我問。
「可以。」多啦A夢按下『播放』鍵,貨車如常地向前行駛。
 
「抱歉啦!上一個送貨地點遲了!可以、可以!我一定能趕到的!」貨車司機。
 
多啦A夢加大投影機音量。
「如果你遲到五分鐘!那些貨我們不要了!」電話另一邊的客戶抱怨。
 
掛線後,司機用力踩踏油門加速前進,把電話丟在一旁,電話掉進副駕駛座底下。不久,電話鈴聲再次響起,司機大概以為是客戶再次來電,所以急忙地想把電話拾起來。
 
畫面繼續回放…
 
我們一直跟蹤著後退的貨車,最後,貨車停在我家的雜貨店門。
 
「多啦A夢,可以將畫面調前十分鐘嗎?」
「可以。」
影像猛烈抖動,所有動作都在高速往後回放。
 
『播放』
 
影像跟我幾天前的記憶重疊起來。
 
我看見自己半透明的影像,當時我正在將貨物從貨車上搬進店內,驀地店內電話響起,我先放下貨物跑進去接聽。那是一通惡作劇電話,電話另一邊發出像豬一樣的叫聲。
 
「喂!我還有貨物要送給其他客人!要遲到了啦!」貨車司機在店門外大吼。
 
然而,在店裡的我卻沒有聽見…
司機等得不耐煩,就將餘下的貨物推到地上開車離去。
 
不久後,我跑出店外發現散落一地的貨物。我苦惱地抱著頭,蹲在地上檢查已經損毀大半的貨物。
 
我記得,當天那些貨物本來要轉售給其他人,但由於貨物損毀害我生意泡湯。我憤怒得掄起拳頭跺踏地面,像猩猩般向天大叫。
 
接著,我走回店內,以幾乎將電話砸爛的力度致電給貨車司機,但他沒有接聽電話。
 
也就是說,令司機慌忙彎下腰拾起電話,導致交通意外發生的人,是我…
  
「多啦A夢,那預知未來的眼鏡,除了看得見自己的未來,還能夠看見其他人嗎?」我問。
 
「如果有接觸其他人或物件,就可以看得到…」多啦A夢。
 
「改變歷史,需要付出代價!改變歷史,需要付出代價!改變歷史,需要付出代價…」我低喃著。
 
若然貨物沒有損毀,我就需要出門將貨物轉售給客人。
那麼,那天大雄用「預知未來眼鏡」看見被車撞死的,不是他自己…
 
而是我!
 
大雄為了救我而改變現實,所以他要付出同等代價。
 
「多啦A夢,快用時光機,我要救大雄!」
「不可能了…」
「你剛才說過的!用時光機就可以救到大雄啊!」
 
「如果你救了大雄,死的就是你。大雄一定會想盡辦法救你,代替你死。無論如何,你們兩個始終有一個人會死…」
 
「有方法的!一定還有方法的!」我大吼。
「技安!你靜一點!『過去的你』現在還在店內,兩人相遇會引發更大的時空錯亂的!」
 
「你一定有方法救大雄吧?!你是擁有百寶袋的多啦A夢啊!我求求你救大雄…」
 
「技、技安…停手…我…沒能…源…」多啦A夢的瞳孔跳動,動作變得僵硬。
 
「醒醒啊!多啦A夢!」我像拍打壞掉的電視掉拍打著他的頭。
 
突然,多啦A夢整個人失去動力,竹青蜓失去控制,我被他一直拉著在半空中胡亂飛舞。最後,我跟多啦A夢墜進附近天橋下的河川裡。
 
「咳咳咳。」我好不容易才將多啦A夢拉到河邊。
 
看著一動也不動的多啦A夢,我突然想起一件事…
如果大雄真的死了,根本不會有兒子、曾孫、曾曾孫…那多啦A夢是誰派來的?!
 
我掀起多啦A夢頸上的頸環,我記得大雄說過那裡有標示主人的名字。
 
頸環內側寫著…
『剛田 世修』
 
是我的姓氏…
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16;u=35][size=3][color=green]直接进入医学常识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46;u=35][size=3][color=blue]直接进入篮球特区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55;u=35][size=3][color=chocolate]直接进入宗教信仰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
john790515
论坛版主
论坛版主
  • UID35
  • 注册日期2005-10-25
  • 最后登录2017-11-15
  • 粉丝161
  • 关注22
  • 发帖数95407
  • 个人主页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?a=john790515
  • 来自
  • 生日1979-5-15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忠实会员
5楼#
发布于:2016-12-11 00:14
從一開始大雄想要改變現實,他知道死後我一定會自責,所以就將這個秘密埋藏在心裡,只想靜靜的代替我死。
 
但大雄沒料到多啦A夢有後備電池,他來找我才知道你為我而死這個真相。
 
「大雄你這個蠢才!」
 
大雄獨自承受著無法告訴其他人的孤獨和恐懼。
回想起那晚在屋頂上,害怕得淚流滿面的他,我也不知不覺間盈滿眼淚。
 
「乞嚏~」獨自坐在河邊,全身衣服都被沾濕了。一陣涼風吹過,正好讓腦袋稍微冷卻。
 
每個人的生命中,過去、現在、未來…
都像一個「環」般互相影響。
 
「試圖改變現實,會付出同等代價」
 
多啦A夢的頸環上的名字,是因為在未來我的後代剛田 世修把多啦A夢送給大雄,還對大雄撒了個謊,說自己是大雄的後代,告訴他要是努力便會跟靜兒結婚。
 
這樣做的原因不明...我完全想不通...
 
多啦A夢想改變大雄未來的人生。
代價是現在的我會死,因為是我派多啦A夢去的。
 
現實無法改變,因為一股更上層、超越人類計算的強大力量在監控著。這力量叫作「命運」。
 
在命運中,所有事彷彿早已有定案,開始前已註定什麼時候結束,就像電影的劇本早就為故事寫好結局般,不管演員如何賣力演出,結局也不會有任何改變。
 
人們總是想靠自己的力量改變現實。
但命運,總是站在現實那邊。
 
等等!!
如果我不派多啦A夢來的話,大雄就不用死了吧?如果多啦A夢從沒出現過,或許連我也不用死!大家都不用死了!
 
「哈哈,沒錯!」我像觸電般彈跳起來。
 
我背著多啦A夢回到雜貨店,將他收藏在存放貨物的倉庫深處,再將他胸口的百寶袋拿走,再跑到大雄的家。
 
我再次啟動時光機,返回「我揍靜兒母親」的半小時後。
 
幸好,當我從時光隧道步出浴室時沒有其他人。
 
我要把門後大雄寫上去的字抹乾淨,免得被其他人發現。
清潔完成後,我打開一道門縫,偷偷打聽外面的動靜。
 
「靜兒,妳老實告訴我,你喜歡彈琴嗎?」靜兒跟母親坐在梳化上,有僕人正在打掃一片狼藉的家。
 
靜兒不敢回答,只是搖搖頭。
母親深呼吸一口氣…
 
『啪』她一巴掌打在靜兒臉上,靜兒捂著火燙的臉,強忍著眼淚。
 
「我比妳更清楚人生的路該怎麼走,妳只須照足我吩咐去做就可以了!別再搞什麼花樣!知道嗎?」母親大喝,僕人被嚇了一跳。
 
靜兒點點頭。
現實還是沒有改變…
 
我強忍著衝出去揍那臭女人的衝動,坐上時光機離開。
 
下一站,是「救助阿福」半小時後。
 
我用多啦A夢的法寶,能夠將任何物件恢復原狀的電筒,將大水管上的字消除掉。
 
恢復完畢後,我爬出水管,在不遠處的空地上,發現了童年時的阿福。
 
走近去看,他正從口袋裡掏出鈔票,派給一群穿著棒球服的小孩。
 
「這些零用錢給你,以後我們就是朋友,知道吧?」阿福跟每個小孩都說同一番話。
 
我嘆了一口氣,現實還是沒有改變…
 
現實世界中,有很多事令人的本質改變,靜兒不學鋼琴,母親還是會不斷灌輸她對金錢的觀念。即使阿福沒被欺負,他是個富二代的事實也沒有改變。
 
到底是人的本質導致有這樣的現實社會。
還是現實社會令人的本質變成這樣呢?!
 
最後一站,我回到大雄的家,時間點是「葬禮後,我被邀請到大雄的家」前的一分鐘。
 
我把時光機的使用者換了大雄的名字,上一個目的地是遇見阿福的大水管內,時間點也預設好了!
 
「大雄你這個冒失鬼,總要我幫你善後…」
 
一分鐘後,我就會被邀請到這房間,然後完成大雄給我的指示…
 
最後,我用能夠穿越時空,但無法任意降落在其他地點的法寶「時光腰帶」,返回真正屬於我的時間點。
 
 
大雄房間內。
「咯咯」才剛回來,便聽見大雄的母親在門外敲門。
「請、請進。」我慌忙脫下時光腰帶藏起來。
 
「技安,有件事我想跟你說,這也是我邀請你來的原因…」大雄母親走進房間,我注意到她的眼睛紅了,臉上有未擦乾的淚痕。
 
「是什麼事?」
「大雄在遇上車禍的前一晚,突然在玄關外跟我擁抱,還說了一番奇怪的話…」
 
「……」那是當晚我在屋頂上看到的一幕吧,當時我坐在屋頂上,沒聽到他們兩人的對話內容。
 
大雄母親又說:「他問我,如果他死了,以前的好朋友會否來參加葬禮…」
「大雄還告訴我,技安雖然常常欺負他,個性衝動又粗魯,但卻是他最好的朋友。」
 
我閉上眼睛,腦海裡浮現與大雄所經歷過的畫面,淚水再次滑下。
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16;u=35][size=3][color=green]直接进入医学常识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46;u=35][size=3][color=blue]直接进入篮球特区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55;u=35][size=3][color=chocolate]直接进入宗教信仰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
john790515
论坛版主
论坛版主
  • UID35
  • 注册日期2005-10-25
  • 最后登录2017-11-15
  • 粉丝161
  • 关注22
  • 发帖数95407
  • 个人主页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?a=john790515
  • 来自
  • 生日1979-5-15
  • 社区居民
  • 忠实会员
6楼#
发布于:2016-12-11 00:15
雜貨店內,我在掛牆日曆寫上「100天」
 
「這是什麼?」母親問我。
「沒跟客人吵架的第一百天記錄!」我咧起嘴笑。
 
母親給我一個白眼就回去看電視。
大雄遇上車禍也是過了一百天,他說過就算現實不可能改變,但人的本質可以。
 
改變現實社會或許需要一百年、或一千年的時間。但改變自己的心態,只要一瞬間就夠了。所以,我必須堅持改變自己,證明大雄的想法沒有錯!
 
現在的雜貨店由我一手打理,回想起接管雜貨店初期,母親曾拿著店裡的生果逐一派發給所有鄰居,希望我接管後大家會繼續光顧。
 
幸虧有她,儘管我在工作上錯漏百出,鄰居也對我非常包容。

但是,不久前附近興建了大型購物中心,那裡賣的不僅比我們種類更多,同樣貨品價格都比我們便宜,即使只是相差一塊幾毛,街坊全都跑光了。母親為了這件事沮喪了很久,多年的街坊情竟輸給幾塊錢的優惠。
 
縱然如此,我還是咬緊牙關繼續經營,還記得小時候,雜貨店簡直是小孩的寶藏山,這裡應有盡有,不管來多少次都能找到新奇的玩意,我很想將這種感覺延續下去。
 
「呵欠...」這天還是一如以往,光顧的只有蒼蠅和討吃的流浪狗。
 
我每天都會提醒自己,絕口不提大雄的事,只要我堅持這樣的想法,那個叫世修的後代就不會派多啦A夢來找大雄,大雄就不會死了!
 
 
三年後,我跟妹妹的好友結婚,她是個小說家,結婚第二年,她誕下第一個兒子...
 
每天,我都會坐在店門外,期盼著未來會稍稍改變,大雄會一臉憔悴,拿著便當出現,告訴我工作又捱罵了…
 
然而,大雄一直沒有出現...
為什麼呢?!
 
數十年後,我已是別人的祖父。但跟過去一樣,家裡非常困苦,原來在電視上看到發奮後變成有錢人只是罕見的例子,現實中幾乎很少人做到。
 
某天,美國太空人在登陸火星的任務中發現了時光隧道,就像發現新大陸般,人類拚命想發明能在隧道內自由穿梭的科技。
 
為了更瞭解隧道的運作和穩定性,衍生了「時空考察員」這個職業。
他們會觀察隧道內的「歷史」,也會研究「未來」留下的訊息。
 
我的孫子叫小雄,是個聰明的小傢伙,有點目中無人,像出木杉和阿福的混合體。他是個時空考察員,有一天,他回家後告訴我,在隧道內發現一個奇怪的歷史...
 
「爺爺!我在隧道內發現你死了!!」小雄大叫。
「什麼?!」
「還有還有,一個叫大雄的傢伙,不斷穿越時空,改變現實救了你...」小雄拿著一個外型像相機一樣的東西,它能拍攝隧道內影像,人類目前的科技只能以短片的方式窺探過去與未來。
 
我拿著相機,影像展現眼前。
 
「歷史」中的我,在送貨到客人的途中遇上銀行劫案,因為一時衝動,我丟下貨物跟賊人搏鬥起來,卻不幸被一名強盜的槍射中胸口,滿身鮮血的躺在地上,這就是大雄用眼鏡所看到的歷史...
 
下一個片段,大雄在銀行附近把我手上的貨物推倒,嚇得強盜以為警察到來,於是他們往街外亂槍掃射,殺死了很多無辜的人。
 
再下一個,大雄飛到半空躲避大貨車,結果司機失控衝進油站發生大爆炸。這個歷史我和大雄都沒死,但死了很多人。
 
還有很多害死很多人的片段,每次大雄看過後都會跳進時光機再一次改變歷史。
 
最後一個,大雄被貨車撞死,引來很多救護車和警察,強盜只好放棄打劫銀行。這個便是現在的現實。
 
「噫~爺爺你幹嗎哭!真嘔心!」小雄。
「這也是命運嗎...」過了這麼多年才真相大白,看過這些片段後,心裡有種「我是為了看這些片段才活到今天,我必須要做些什麼」的使命感。
 
「小雄,幫我做一件事吧。」我。
「什麼事?」
「如果你兒子或你孫子的年代出現了貓型保姆機械人,我倉庫裡也有一台,把他修理好,用時光機送回過去,找一個叫大雄的沒用傢伙!這是年份和日期...」我將大雄與多啦A夢的日子寫在紙條上。
 
「太麻煩了,不要。」小雄斬釘截鐵拒絕。
「閉嘴!這是我的遺願!你一定得完成它!」
「......」小雄一臉不爽。
「聽著!吩咐那機械人跟大雄說,是他後代派來的,叫大雄一定要努力改變自己,將來便會跟靜兒結婚!」
 
「可是...他會死,努力有什麼用?」小雄。
「要是太在意結果,就什麼都做不到!」我說。
 
倉庫裡的多啦A夢有「大雄死亡」的記憶,他也許能成功救到大雄。要是失敗了,還有下一次,下一次,再下一次。總有一次我能救到大雄,或者有一次,我們都擁有美好結局,只要我們的本質改變了,應該能夠戰勝命運。
 
有些東西,比起性命更重要。如果多啦A夢沒出現在我們童年,或許我們只是普通的同班同學,生命中不會有任何交集。
 
隔天,我致電給多年沒見的阿福和靜兒,到大雄的墓碑相聚,沒想到他們竟然一口應約。
 
墓前,我們三個都變成白髮斑斑的老人。
大雄依舊年輕,向我們露出燦爛的笑容。
 
「前陣子,我做了個夢,是很久以前發生的事。一個像大猩猩的男人把欺負我的小孩趕走,之後,大雄是第一個沒收錢就願意跟我交朋友,呵呵。」阿福勉強地笑著。
 
靜兒即使年紀老邁,仍保持優雅的氣質。她緩援地說:「我在學校後園偷偷練小提琴,他是第一個稱讚我的人。」
 
「我也做了個夢,大雄救了我們所有人。」我望著大雄微笑。
 
人很容易被現實社會吞噬,但是總不能失去夢想吧?!
 
所以我撒了個謊,讓大雄繼續擁有夢想。
因為他有夢想,我們才會擁有那段人生最珍貴的冒險。
 
現實改變不了,但人的本質可以。
過去的我、阿福、靜兒、還有大雄…
多啦A夢是我送給你們的禮物。
 
(全故完)
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16;u=35][size=3][color=green]直接进入医学常识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46;u=35][size=3][color=blue]直接进入篮球特区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 [fly][url=http://forums.perak.org/cn/thread.php?fid=155;u=35][size=3][color=chocolate]直接进入宗教信仰[/color][/size][/url][/fly]
游客

返回顶部